第18章 助你除掉他

作者:若柳迎風? 更新時間:2020-02-23 11:52:42? 字數:1743字

臨近四月,天氣逐漸要炎熱了起來。

怡合殿內,孝端太后正輕磕著眼眸聽小太監讀佛理。一旁的小宮女手打著小扇,恭恭敬敬的候在跟前,眼眸也不禁跟著微微犯困。

驟然聽到德明帝的聲音,嚇得那小宮女瞬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。

立馬站的直挺挺的。

德明帝大步跨了進來,揮手便讓殿內一眾的奴才全都退了下去。他身上的怒氣盛的很,單手負在身后,來勢洶洶開口便直接道:“原來母后,你一直打的是這個主意!怪不得南朝使臣一案,你竟會為朕出謀劃策,敢情是在這里等著我!”

“皇帝!”孝端太后微微睜眼,眼中雖有怒意但卻顯得極為沉穩,絲毫不曾慌亂:“看你這般咄咄逼人,怕是心中已經認定此事乃是哀家所為了!”

“如若不然呢?”司馬燁冷眼輕哼道:“當年老七是為何被送往鄴城,母后心中應當比朕更加清楚。若是舊事被拆穿,想必你這個太后也難以給天下一個交代!若母后要執意與我撕破臉皮,那朕便也無所畏懼!但無論如何,老七絕對不能回京。這是我的底線?!?/p>

呵呵、

孝端太后不由得笑聲四起,很是張狂。

她徑自起了身,搖曳著團簇小扇,那雙皺紋滿布的眼皮子上滿是狠絕陰戾:“皇帝,你可知那攝政王為何不扶持你,一心想將老七扶上古帝位嗎?”

由不得德明帝回答,孝端太后又繼續道:“因為你無知!”

她莞爾回頭,老謀深算道:“老七對你父皇的死因早起了疑心,本宮既與你達成和平協議,自不會輕易毀約。再且,本宮若想要他回京,又何必用這種手段?不過隨隨便便一句話的事情罷了!”

“如今盛京謠言四起,說是本宮因思念老七日夜成疾,只求著在病危時候見上一面老七,以表天家情分。而皇帝你卻因自己私心,遲遲不肯將自己的同胞兄弟召回,因此鬧的宮中失和,枉顧人倫親情,更是將天下安危置于水火之中!”孝端太后掐著手中小扇,那雙眼眸里藏著太多的毒辣。

又道:“那些個文臣求的不過是保全自己那至高的地位,只要地位保住,是誰坐上這龍椅與他們而言根本無關痛癢。所以,此事定不是他們所為。那么,便只剩下一人了!”

司馬燁心中一顫,脫口而出:“是沈玄禮!”

他氣的一拳落下,當場孝端太后跟前的那張梨花圓桌震的粉碎。

“看來,他是鐵了心要與朕背道而馳了!”德明帝眼眶發了紅,仿若要發狂的獅子一般,怒意難消:“他以為,本王會害怕這些流言蜚語!想要接回老七,這輩子都不可能!如今看來,這最后的兄弟情分,朕也不必顧念了。老七,非死不可!”

孝端太后,忍不住一聲嘆息。

皇帝如此,連她都看不下去了。

但即便如此,她也不想輕易讓這個江山改朝換代。否者,她這西宮主人,怕也是活不久了。

“所以,皇帝你是打算任由謠言四起?”孝端太后將小扇棄在一旁,抬眼瞧著殿外這人間的芬芳天,緩緩道:“如今陛下本就得不到群臣支持,如果再失了民心,怕是你這帝位便真的保不住了。自古失民心者,失天下,這么淺顯的道理,想不到陛下你竟是不懂!”

司馬燁袖中的拳頭再次一握。

心頭的傷被揭開,瞬間鮮血如注。

這天下,人人皆知攝政王,又有多少人記得他這個德明帝。

德明德明,震又何嘗不想德政勤明?可這天下,這萬民,從來就不曾我給機會??!

“陛下,大可先下詔讓老七回京?!毙⒍颂笫栈剡h眺神色,回頭款款道:“近在眼前的敵人,更好掌握,不是嗎?”

司馬燁松了松拳頭,回頭一眼不明的看了一眼孝端太后,不太明白她如今的作為:“母后的意思,是要站在朕這邊了?”

孝端太后,只是淺然一笑,并未回答。

不怪她瞧不上德明帝,這般智慧手段,又怎可配得上一國之君這樣的重任?但她雖瞧不上,卻也不會幫著推翻。作為一個年華老去的女人,她這一生都被困守在這座金絲鳥的籠闕里,便是死,也逃不開躲不掉。

她所能求的,只有一世安慰。而唯一能讓這個目的達到的,就只有權勢。

只要手中握緊了權勢,便等于擁有了安穩。

所以她不會向任何人靠攏,更不會成為誰的傀儡棋子。

后宮中的女人,素來眼中便只有自己。

不過這一點,司馬燁只怕永遠不懂。

看她笑的陰森,司馬燁斂了幾分神色,又堅定道:“旨意,朕自然會下。但人,決不能活著回來!”

言罷,他才轉身闊步離開了怡合殿。

“陛下?!彼抉R燁的腳步剛踏出怡合殿,他跟前的陳公公便貓著身子腳步匆匆的迎了上去,低聲淺語道:“那南太子來了,說是有緊要的事情想求情陛下,可助陛下早日除去您的眼中釘?!?/p>

眼中釘?

德明帝眉頭一皺,看向陳卞,不太明白其中深意。

陳卞瞧著四下無人,這才又湊上前幾分,說了三個字:沈、玄、禮。

若柳迎風(作者)說:

求推薦票拉。新書期間,每2張月票加更一章。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何为股票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