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春菊的秘密

作者:夢妞.Suger? 更新時間:2020-02-23 10:13:40? 字數:2275字

“二小姐使不得??!”春菊真害怕了,往前跪爬了兩步想要去抱冰昕研的腿,可兩手剛抬起來又想起十指上的甲癬,手便僵在半空,動也不是落也不是。

冰昕研卻一改之前態度,直接把春菊的兩只手握住,然后抬到自己面前。

“二小姐?!贝壕障氤榛厥?,卻發現根本抽不回去?!皠e動,讓我看看?!贝壕帐怯中哂峙?,她的指甲這個樣子已經有半年多時間了,為了防止別人發現,每天她都要半夜起來涂丹寇。白天也專挑些不沾水的輕巧活計,這才瞞了這么久。如今卻…

“春菊?!北垦醒芯恐闹讣?,“你知道我外祖父以前是做什么的吧?”

春菊一愣,下意識地點了點頭,“聽,聽說了?!鼻丶业氖抡麄€冰府沒有不知道的。

“我自小跟外祖父就親近,跟著看了不少醫書,也學了不少醫理。我那時年紀小好奇心重,各類偏方奇材搜刮了許多,我若說你這甲癬我能治,你信嗎?”

春菊瞬間呆在了哪里,有的時候幸福來的太突然也容易抗不住,這丫頭張著大嘴,上下唇一開一合折騰半天,愣是沒發出一點動靜來。

冰昕研在她肩上猛拍了一下,這才把人給拍醒,然后就聽春菊一聲驚呼:“真的?”

“假的?!?/p>

她把那雙手扔開,自顧地靠回椅背上,“之前說到哪兒了?哦對,我要去跟母親和祖母舉報?!?/p>

“二小姐!”

春菊這顆心忽上忽下,一會兒落回肚子里,一會兒提到嗓子眼兒,“二小姐您就饒了奴婢吧!求二小姐救命,求二小姐救命??!”

冰昕研搖搖頭,“你是母親身邊的一等丫鬟,就是要救命也得求母親救你,我只不過是個不受待見的庶女,如何救你?”

春菊也是個聰明的,冰昕研的話她是聽明白了,想要保住身份地位和性命,那必須得認清眼前形勢。大夫人固然是主子,但卻并不是個穩妥的主子,她縱是一等丫鬟,也時不時就受到責罰。

輕則克扣月例,重則杖打,如果可以有選擇,誰也不想跟著那樣的主子。更何況她如今有這種把柄抓在她手里,若不趕緊的表個態,只怕今晚就要被趕出冰府了。

想到這一層,春菊不再猶豫,往后退了兩步重新跪好,沖著冰昕研認認真真地磕了個頭:“奴婢認主,其一原因是府里分派的,別無選擇。其二原因便是對自己有恩,這便是做奴婢的自己的選擇。只要二小姐能治好奴婢的甲癬,奴婢愿對二小姐唯命是從?!?/p>

很好。冰昕研點點頭,“你把頭抬起來?!?/p>

她迎上春菊的雙眼,四目相對。春菊只覺這二小姐的眼神里寫滿了探究,像是要把人看穿,哪怕她一點點微妙的心思都無法逃過對方的眼睛。

半晌,冰昕研將探究的目光收回,卻問春菊:“還有什么要求,一并說了吧?!?/p>

是的,春菊心里還有事,她看出來了。人在說謊及思慮時,瞳孔的收縮會呈現一種特殊的頻率,陸戰隊里跟著軍官們學習的本事不是白給的。

春菊也是個痛快人,聽她問了,便開口道:“求二小姐也救救我娘?!?/p>

“你娘?”

冰昕研明白了,“你娘也生了甲癬?!?/p>

“是?!?/p>

春菊哭道:“我娘的病比我來得還重已經有三年多了,不但手上有,腳上也有。她原本也是在府里做事的,后來得了這怪病被管家發現,就被趕了出去。求二小姐也救救我娘吧?!?/p>

原來是這樣?!拔铱梢詭湍銈冎芜@甲癬,但這病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見成效的?!?/p>

“奴婢明白?!贝壕漳税蜒蹨I,“以后二小姐只管吩咐,奴婢在人前絕對不會露出任何破綻,大夫人那邊的消息也會及時傳遞過來?!?/p>

笑話,就算二小姐不給治,人家也發現了她這毛病,不聽話能行么?

“好?!彼疽獯壕掌鹕?,又看了看她的指甲,伸手入袖,從藥房的抽屜里摸了一小瓶指甲油出來。

“過來坐,我先幫你把這兩天糊弄過去,等我在冰府穩住腳就琢磨著給你們治病?!?/p>

治不治病的那是后話,春菊就覺著單是二小姐給自己涂的這個東西,就比她的丹寇要好上許多??!

二小姐還說這東西不怕水,涂一次最少能保持七天,而且顏色比丹還好看,有了這個,她就不用每天半夜偷偷爬起來了。所以說,人心不一定非要用錢去收買,想要收服一個人,最重要的是得知道她最需要什么。

甲油涂完,冰昕研喚了孫嬤嬤進來將浴桶里的水重新換過。春菊想起之前曾用手試過水溫,眼下二小姐如此謹慎,想來這病是會過人的。

春菊越想越后怕,只盼自己的怪病能早日康復。沒讓春菊侍候,冰昕研自己洗的澡,只留她在旁邊給她說了沈氏派她們三人過來的目地,以及她所知道的冰府的一些秘聞。

不出她所料,冰家果然是想將她半路除去,把九皇子妃的位置換給冰落雁。今早冰天逸突然改了主意,這就讓沈氏開始心慌??杀煲菽抢锔揪蜎]有突破口,沈氏只能把柳園這邊監管起來,以確保自己女兒的利益。

沐浴過后,春菊捧了套新衣裳過來?!斑@是府里下人送來的,三位主子每人都有一套。還有里衣,天晚了,小姐直接換上里衣就好?!贝壕找贿呎f一邊把里衣打開準備給冰昕研穿。

冰昕研穿好里衣又去看另一件紗裙,水紅色的紗料看著不錯,可手一摸上去,硬得像刀片,料子也粗糙得像砂紙。這樣的裙子穿在身上,皮膚不磨破了才怪。

“衣裳是誰拿來的?”她問。

春菊答:“是李嬤嬤,奴婢跟夏末只被要求負責貼身侍候二小姐,這些跟公中打交道的事都是由李嬤嬤去做的?!?/p>

說著也摸上了那紗裙,隨即皺了眉,“怎么這樣硬?”

“一個老奴才,縱是沈氏的奶娘她也沒有私自做主的權利,顯然是沈氏在給我下拌子?!?/p>

春菊發愁:“這可怎么辦?如果我再去公中另行支出,一定會被大夫人發現的?!?/p>

她擺擺手,“沒事,你先不要跟旁人說,這件事情我自有主意?!?/p>

春菊點點頭,提了空盆一趟一趟地把用過的浴水倒了出去。直到這丫頭折騰完,冰昕研終于有了獨處的時間??v是她有著二十三世紀的生存經驗,也不得不承認回到冰府的這一天,接收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。

這府里錯綜復雜的人際關系和形形色色的所謂親人都讓她大開眼界,雖然收了春菊一個丫頭,可安全二字依然距她甚遠。這種地方沒有所謂明爭,除了沒腦子的冰芊芊之外,個個都是陰人的高手。

夢妞.Suger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何为股票配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