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不許給我穿這身

作者:窗含? 更新時間:2020-02-23 12:12:06? 字數:3385字

林瀟與向俊暉見完面,回來剛踏進府邸的大門,王媽便行色匆匆的跑向她,一臉急色,并伸出食指指了指大廳,“少夫人,你可回來了?!?/p>

林瀟姿態怡然,并沒有跟著王媽著急,視線落到大廳處,是氣紅了脖子的林志遠,她名義上的父親,客廳還碎了一個茶杯,林瀟嘴角勾出一抹冷蔑的弧度,林志遠的到來,必定是為此時身陷囹圄的向靜雅。

林志遠穿著灰色的中山裝,手背在背后,在客廳匆匆踱步,顯然是等得不耐煩了,他正絞盡腦汁的在籌謀如何把向靜雅撈出來,并沒有發現他要找的人已經回來了,當然如此急切撈人,并不是他有多愛向靜雅,而是向靜雅在警局多待一天,林家的臉就多丟一分。

林瀟清亮的水眸一揚,款款走入客廳,頗有女主人的姿態,“爸,你怎么來了,來了也不提前給我打個電話,我也不出門了,該在家好好等您?!?/p>

“你還有臉問我為什么來,你看看你干的好事,你是要把我們林家毀掉?你媽你都能狠下心腸送她去坐牢,你良心被狗吃了?”

林瀟冷睨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碎渣,隨后故意面露疑惑,“我把我媽送去坐牢?爸,你真是老糊涂了,我媽她早被你氣死了,現在她老人家都化成一堆白骨了,我哪還有媽?!?/p>

往事不堪回首,林瀟永遠不會忘記林志遠是怎么對待她和張婉容的。

“爸,媽就要斷氣了,求你去醫院見她最后一面,這是她最后的請求了,求你去醫院吧,求你了……”

“滾一邊去,我忙著開會,不過你替我轉告她,她早死我早清凈?!?/p>

最令她心死的是,林睿慘死,他這個做父親的還破口大罵,“死得好,這野種早該死了?!?/p>

從那以后,她沒有父親。

林志遠脖子紅成了紅蘿卜,怒不可遏,“你這個不孝女,一邊說我老糊涂,一邊把你向姨送進警局,你還有為人子女的一點慈悲心嗎?”

林瀟攏了攏秀發,薄唇抿成一條線,“慈悲心,那玩意我要來做什么,我又不是觀音菩薩還要懸壺濟世?!?/p>

林志遠揚手,一巴掌就要落下來,“你,你要氣死我了……同樣是我的女兒,子瑩乖巧懂事,而你囂張跋扈,不知天高地厚?!?/p>

林志遠揚手,林瀟絲毫不畏懼,就站在林志遠跟前,“爸,別怪我沒提醒你,知道昨晚向姨怎么進去的嗎,就是因為她莽撞沖動,砸了一個花瓶,你要是一氣之下打了我,那我這張臉可比那花瓶值錢幾倍,你不會這么等不急,要進去陪向姨吧?!?/p>

“行,你現在得勢,我不跟你計較,你要怎么樣才肯罷休,直接說吧?!?/p>

“我沒什么要說的,就現在挺好的,向姨能耐那么大,霍家的瓶子也敢當玩具摔砸,她那么大的氣勢,在里面你還怕她吃了苦頭?”

林志遠立刻反駁道,“不行,我必須把她弄出來,我林志遠的太太在坐牢,我以后還怎么抬起頭做生意,這是林家的污點?!?/p>

林瀟的臉上染上譏誚,呵呵,向靜雅坐牢,你說是你林志遠的污點,既然這么在乎你的身份,你就不該二婚把向靜雅娶回家,拋棄發妻,虎毒食子,六親不認,你的污點早就刻在你身上了,一輩子也別想洗脫。

“你應該知道,這事已經報警立案了,無法私了了,你找我說破天也沒用,你還是另尋他法去?!?/p>

林志遠急切接話,“有辦法,只要你同意私了,你向姨就能出來,我警局里有人?!?/p>

林瀟抬眸,林志遠在警局竟還有狐朋狗友,看來平日交際還廣,這次的事若不是扯上霍家,說不定向靜雅已經安無恙了。

“這瓶子,霍景南平日特別寶貝,瓶子被摔后,他非常氣憤,這事我說了不算,你盡管找他去,聽說這瓶子是一對,還有一個在哪,你可以去打探一下?!?/p>

林瀟故意把霍景南拉出來擋了一下,免得林志遠一個勁地來纏著她。不過這話果然起了作用,林志遠聽后皺眉離開了。

林志遠走了,王媽又在廚房忙碌,林瀟一人在客廳里轉悠,卻顯得有些手足無措,眼神游離過每一個角落。

雖然霍景南還未提離婚二字,但那日在景世他問她真的想好了要離婚?聽他的字面意思,他似乎已經有了與她離婚的念頭。

說不定暫時未提離婚之事,只是律師那邊還未來得及處理,為了把在霍景南心中發芽的離婚念頭掐死,林瀟決心火速出手,重新俘獲霍景南的心。

林瀟上樓,在衣櫥間挑了一件黑色的吊帶長裙,長裙的腰肢處繡著精致的小花朵,這裙子華麗高貴又性感神秘,換好后,她在落地鏡前提了一下輕盈的裙尾,露出淡淡的笑意,很好,夠魅惑。有這幅好皮囊在,她就不信霍景南不會被她迷惑。

再選了件黑色的長款外套套上,遮住裸露的肩膀肌膚,林瀟便去了景世。

林瀟一入景世的旋轉門,她身后的流言蜚語便絡繹不絕,“不是要離婚了嗎?她怎么又來公司了?!?/p>

“誰知道呢,可能對離婚協議不滿意,來鬧事的吧?!?/p>

“也對,總裁也夠狠的,離婚竟然讓她凈身出戶,一分也不給,怎么著也得給點贍養費吧?!?/p>

“切,不把她扔進大牢就已經仁至義盡了,她干的那些缺德事,給公司造成的損失多大,贍養費早被她揮霍了?!?/p>

……

林瀟素白的眼底眨了一下,電梯門開,進入了霍景南的專屬電梯。

“?!钡囊宦?,陳思文張了張嘴,隨后微微咳了一下,“咳……少夫人,你來了?!?/p>

林瀟點了點頭,“嗯,我找他有事,他在吧?!?/p>

林瀟今日的語氣,又平易近人了許多,令陳思文又是一驚。

陳思文感覺有些頭皮發麻,不知林瀟來又要整哪一出,“在,總裁在,我先給少夫人通報一聲?!?/p>

林瀟清澈的眸底動了一下,點頭應允。

怎么這般好說話了,陳思文好是納悶,不過還是飛快的撥通了內線,“總裁,少夫人來了?!?/p>

電話那端不知說了什么,陳思文臉部線條開始緊繃。林瀟注意到了陳思文的臉部變化,便捂著嘴劇烈的咳嗽起來,“咳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

“少夫人,你怎么了,咳得這么厲害,我送您去醫院吧?!?/p>

陳思文已經準備掛上電話,來扶一把林瀟,結果電話那端的人又改變了主意,“讓她進來?!?/p>

電話掛斷,林瀟迅速止住了咳嗽,露出一絲憂色,“怎么樣,他不讓我進?”

“沒有,總裁讓您進去?!?/p>

那就好,林瀟嘴角微彎,淺笑開,“嗯?!?/p>

陳思文還沒反應過來,“可是,少夫人你剛剛咳得那么厲害,不去醫院嗎?”

林瀟伸手搭上門上的銅把手,笑意加深,“不用,剛剛只是岔氣了,不是生病?!?/p>

陳思文更是奇怪了,岔氣了?都沒說話,怎么還會平白無故地岔氣?

進去后,林瀟直了直腰,屋里很靜,霍景南只是下意識的看了一下門口,隨后收回目光忙工作。

霍景南白色襯衫,黑色西褲,身高腿長,坐在那,依舊身姿挺拔,堅毅的臉部輪廓,無論從哪個角度看,都如神邸般完美。

林瀟挑了一下眼,這么忙?她本來準備進屋就直奔向他,然而進屋見他是真的忙碌,手上的文件頁,他一目十行,快速的翻頁審閱,他那般專注,她突然有些不忍打擾。

于是林瀟便施施然坐到沙發上,靠著沙發背,仰頭望了望室內的吊頂,他翻閱文件的沙沙聲傳入她的秀耳中。

一直忙,幾乎沒有停歇,林瀟等得有些昏昏欲睡了。她直起腰板緩緩側身,他的氣場依舊強大,深邃的眼眸即使落在文件上,她也感覺深不見底。

感受到她的視線,霍景南把文件啪嗒一闔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林瀟吸了口氣,總算忙完了,該她出場了,她沒急著回話,而是起身慢慢走向他。

霍景南端起旁邊的瓷杯,喝了一口水,潤了潤喉嚨,雙手抱胸,目光凌厲的打量著緩緩過來的林瀟。

他沒看懂,林瀟到底有何深意,然而她的靠近,卻令他心臟加速,“你到底要做什么,怎么不說話?”

繞過桌子邊緣,林瀟已經到了霍景南的身前半米處,林瀟抿了一下唇,“我來是……”

林瀟忽然又劇烈的咳嗽起來,這次咳得比上一次還要厲害,身體咳得劇烈抖動,似乎能隨時倒地,“咳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,怎么咳得這么厲害?陳思文,備車……”

霍景南見她臉色都咳紅了,感覺事情有些棘手,正準備起身扶林瀟,林瀟便順勢若不不經風的倒在了霍景南的懷里,他被林瀟的身體壓回椅子上。

霍景南又朝外怒吼了一嗓子,“陳思文,備……”

林瀟窩在霍景南的懷里,瞬間止住了咳,嘴角悄然哂了哂,隨后抬眸,“我沒事,我不要去醫院?!?/p>

霍景南怔了一下,依舊沒緩過神來,“剛剛咳得要斷氣了,還沒事,趕緊去醫院檢查?!?/p>

林瀟抓住了霍景南的手,往自己額頭上探去,默默地看著他,“我剛剛就是岔氣了,不信你摸我的額頭,是不是也沒發燒,你看看我的臉色,是不是還挺正常?!?/p>

很正常的體溫,剛剛咳紅的臉色也開始慢慢轉白,霍景南松了口氣。

林瀟窩在他的懷里,開始整理自己耳邊的發絲,纖細的手指比蔥根還白,她的外套不知何時敞開了,露出胸口上方大片雪白的肌膚,她的肌膚好得無可挑剔,吹彈可破,霍景南看得心尖悶熱,意識到林瀟還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霍景南狠心把她拎了起來。

“把扣子扣好,沒什么事就趕緊回家,我沒閑工夫跟你耗?!?/p>

林瀟沉默了一下,這是對她下逐客令了,好吧,今日她就先回去了,她抬頭清澈無辜的眼神閃了閃,“奧?!?/p>

林瀟走至門口處,霍景南警告道,“回老宅,不許給我穿這身!”

窗含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何为股票配资